医院动态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医院动态 > 

八岁女童脑血管破裂千钧一发 多科联救垂危生命“满血复活”


杜尔伯特8岁的女童娇娇(化名)上课时突发头痛,7月4日出现昏迷,颅内出血达50ml,由120紧急送至龙南医院,一场与死神的竞赛开始了。

紧急转运

生命危在旦夕

娇娇家住杜尔伯特,父母都在外地工作,她跟着姥姥一起生活。这天上课的时候,娇娇突然觉得头痛,左侧的身子也疼,家里人觉得休息一下就好了。没想到第二天娇娇的状态更差了,在当地医院输液的时候,头部疼痛剧烈,呕吐得厉害,随后昏迷。

“可把我们吓坏了,马上拨打120,直接奔着龙南医院就来了。”娇娇的阿姨说。

“娇娇被送来的时候处于昏迷状态,按压眼眶才发出一点声音。我们初步判断孩子可能发生了脑出血,就和护士刘欣欣、张雪莲一起护送娇娇进行CT检查。”儿科门诊医生邹积茹说。

“CT提示,娇娇脑部的出血量已达到50毫升,畸形血管随时可能破裂,必需马上手术。”接到急诊电话,早已在NICU等待的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张宇向娇娇的家人交待了病情。

娇娇的姥姥当时就坐在了地上,眼泪直流。 “她的父母不在,孩子可不能出事儿呀。”

脑动静脉畸形的发病率为1.84/10万,多见于青壮年,平均确诊年龄在20~30岁,儿童发病较少。与成人相比,儿童脑动静脉畸形出血更为凶险,死亡率高达25%。张宇安慰着娇娇的姥姥: “您放心,虽然手术具有很的危险,但是我们已经成功完成了多例此类手术,都是很小的孩子,愈后效果都很理想。”

立刻手术

“炸弹”安全拆除

娇娇很快被送到了 NICU(神经重症监护室)做术前准备,此时的娇娇开始躁动,血压

达到174/74mmHg。为了避免刺激娇娇加重病情,每一项操作都尽量做到轻柔。娇娇的头颅比较软,护嫂就一点点为她剃头;尿道细,儿科送来儿童专用尿管;胃管不好下,护士长孙志瑛凭借过硬技术一次成功。

“脑血管第一次出血后,会形成一个血痂,暂时堵住出血口,但这个血痂随时会脱落。”

神经外科主任邢立举说,这就像在颅内藏了个“不定时炸弹”,一旦“爆炸”,非死即残,这种情况必须马上手术,多耽误一分钟,就多一份危险。

麻醉手术科麻醉师吕艳玲、张瑶,护士张婧天、沈阳,迅速进行手术准备。娇娇体重轻,术中液体输入时要考虑心脏负荷,因此,每一次用药、每一瓶液体的输入,都要经过精确的计算。吕艳玲寸步不离娇娇,密切观察她的心率、血压、呼吸等体征数值,随时准备抢救。

张宇在神经外科医生王迪的配合下,除去娇娇的颅骨,剪开已经呈现青紫色的脑膜,暗红的血块压迫着脑组织。要知道,手术中当机体迅速失血超过全身总血量的30%时,即出现失血性休克。在开颅手术中,一个成年人仅开颅关颅的失血量就在100毫升,这还不包括术中出血。而这100毫升血量,会对娇娇造成致命的打击。

“稳,再稳。一定要把出血量控制到最低。”

张宇在显微镜下,轻轻地吸

出粘稠的血块,仔细地在肿胀的脑组织中寻找出血点。当一个血块从脑组织中取下时,血喷涌而出,血痂脱落了!张宇迅速用棉片压迫止血,并用双极电凝镊进行电凝止血。

“输血,观察孩子生命体征。”所有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。

既要迅速止血,又要尽可能保护脑组织,不影响娇娇的脑部功能,张宇凝神聚气,精准而又快速地操作着。血止住了,供血动脉阻断了,畸形血管切除了,张宇将娇娇的颅骨细心地复位,手术进行了两个多小时。

暖心掌声

送给生命的奇迹

手术成功了,当娇娇在医护人员的护送下回NICU时,刚下电梯就收获了热烈的掌声。掌声来自于等候在NICU外其他患者的家属,他们都在期盼着娇娇平安归来。

7月5日凌晨,术后4个小时,娇娇已经完全清醒,可以进行沟通,右侧肢体恢复正常肌力,向NICU的护士赵萍和刘洋比出了胜利的手势。连夜赶回来的娇娇的父母,看到生命体征平稳的女儿,回想着当时命悬一线的危急,哽咽着紧握医生张宇的手。

7月8日,术后三天的娇娇转到普通病房,生命体征平稳。含苞欲放的花朵突遇风雨之际,是龙南医院的医生护士用精湛的医术、真诚的关爱为女孩挡风遮雨,让生命之花重新绽放,愿娇娇在今后的道路上,永被关爱,茁壮成长。

文/摄 邓丽娜